同事4P

- 编辑:admin -

同事4P

我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,公司业绩一直很不错,尤其是我们所在的部门,所以我们
四个同事计划正好趁着年假的的一周内,我们两天一夜去溪头旅游,目的是让车子跑开,
这一趟路程中,有平地、山路,是不错的训车路线。

  到了预定的那天,阿权早上来我家接我,我们照预定的九点上路,经高速公
路到台中下交流道,约12点在竹山吃中餐,下午两点就到溪头了。

  因为我们有订溪头小木屋,所以我们可以开车子进去停,我们把车子停在旅
馆旁的停车场后,将行李放置房间内,加了一件夹克,就到溪头的森林中走走。

  和大家都一样的,我们也带着照相机到处乱照,边走边照,一下就到了溪头
的神木了。

  我们先买点饮料,休息一下,正想说照一下我们两人的合照,那要找人帮忙
罗,而这时的游客并不是很多,正巧我们附近来了两个女生,阿权便上去沟通,
这两位美女也很乐意帮忙,我们也帮他们合照,就这样聊了起来。后来我突发奇
想,提议我们男生女生配,以神木为主题照合照,就这样我和两个女生各合照一
张。

  
  我则是建议她们最好在溪头住一个晚上,因为在那么短的时间里,溪头是无
法玩完的,而且清晨的溪头也别有风味。玉梅则表示她们没有订房间,阿权充英
雄的说:「那我们把房间让给你们,我们睡车上。」直子说:「不然看看是否可
以加。」我责骂阿权:「你知道溪头晚上的温度吗?还睡车上呢!」我们就这样
敲定了。

  我们到了大学池,到处拍拍照,时间一眨眼就五点了,等我们回到小木屋的
时候,已经是六点钟太阳下山的时候了。我们在餐厅吃了晚餐,因为我们并没有
加,所以只有两人份的晚餐,吃完后我们又买了点泡面和饮料,想晚上必定会饿。

  我们回到房间,发现房间内的柜子有备用的棉被,于是我们拿来在地上,这
样我们男生睡地上、女生睡床上。等弄好一切之后,时间才七点多,阿权提议玩
锄大D,于是我们开始玩起锄大D了。

  玩了半个小时,直子先说:「这个不好玩。」但是其他的她又不会玩,所以
我半开玩笑的说:「不然我们以脱衣服做赌注,最输的人要脱一件,直到脱到内
衣裤。」没想到两个女生都答应了,于是阿权开始洗牌发牌。

  游戏之间互有输赢,没过多久时间,阿权只剩下内裤一条;而我比阿权好一
些,我剩下内裤和长裤。两位小姐呢!她们可厉害了,她们认为身上的每一件饰
品都算一件,而玉梅呢,逐次脱下了发夹、手表、丝袜、长裙、毛衣和衬衫,还
剩下胸罩和内裤。至于直子,因为穿得少,运动裤、运动衣、手表一下就脱得只
剩胸罩和内裤。

  这一把可要加油了,我和阿权努力之下,一下子我们手上的牌都出光了,玉
梅和直子手上还有几张牌,我就说:「看你们姊妹相残,输的就要露两点罗!」
两个人就说:「好了,不玩了,我们要洗澡了。」于是放下牌转身要走,阿权就
说:「不然我们让你们三件,但是一定要比到脱光唷!」两个女生都说:「好,
看谁厉害!」

  她们在我跟阿权的通杀之下,又只剩下胸罩和内裤了。这一次是直子最输,
所以她要解掉她淡蓝色的胸罩;之后是我最输,再来又是玉梅最输,解掉她白色
的胸罩,这一下子我们四个人都只剩下内裤了。

  阿权有点忍不住了,那儿自然有点鼓鼓的,没一会就被玉梅瞧见了,玉梅就
嘲笑阿权没有定,阿权辩解说:「谁叫你们长得又漂亮,身材又好!」我只在
旁边看笑话。

  这个时候直子语出惊人的说:「你们有玩过4P吗?」玉梅吃惊的问:「不
会吧!」这时直子好像很有兴致般的说:「如果玉梅愿意,我们可以试试唷!」

  于是玉梅和直子沟通了一会,她们有了结论,就是玉梅要去洗澡,而直子问
我们愿意跟她3P吗?我和阿权当然愿意罗!

  其实我比较喜欢玉梅,因为直子是日本人,整个外型不是很合我的胃口,所
以我先洗澡,阿权和直子就开始亲吻起来了,至于玉梅则在旁边看。我洗了十分
钟之后,换玉梅去洗,我发觉玉梅走路有点不稳了,我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他们爱
爱的关系?

  我洗完澡也加入了战场,我看阿权以骑马式从后面进入,于是我移动到直子
的面前,直子也意会到我要做什么,她自动地扶着我的小家伙,轻轻的含着。直
子的技巧也不错,会善用口腔的吸力,不仅用舌头舔舐着我的龟头,并且还不停
的吸吮着,我的大家伙立刻就又红又肿。

  阿权似乎很喜欢这样,他手扶着直子的腰,一直猛力的抽插,以致直子常常
吐出我的家伙。我伸手去爱抚直子的胸部,她的胸部很白也很大,感觉上有C罩
杯吧,而且她粉红色的乳头更是漂亮,我用食指和中指夹着她的乳头,揉捏着直
子原先就挺起来的乳头。

  阿权跟我说:「小,我先上,你等一下好吗?」于是我到旁边等着,看着阿
权和直子换个姿势继续。

  不久玉梅洗完澡出了浴室,包裹着一条大浴巾,她看到我坐在地上看电视,
就问我:「你们不是一起在……吗?」我回她说:「我觉得我会妨碍他们。」

  于是我和玉梅穿了衣服去逛商店街,回来的时候已经又过了一个半小时了,
直子和阿权早已把床占走了,我们只好睡地了。我重新把地整理一下,让玉梅先
睡,我等一下再睡,我希望她先睡着,不至于被我所影响。

  我才躺到玉梅身旁就把她又弄醒了,我们躺在地上也满尴尬的,我们于是聊
点课业上的东西,想这样比较不会尴尬吧。聊着聊着,我突然问玉梅说:「你刚
刚看他们爱抚的时候,是不是很想呀?」玉梅回答:「有点想吧!但是我不能接
受这样的爱。」我想也是吧!

  玉梅接着说:「我从来不知道直子那么开放耶!」我回她:「也许是日本人
吧!毕竟她在日本念完高中的。」她说:「也对,毕竟我们比较保守。」我说:
「嗯,保守有保守的好处。」玉梅说:「但是刚刚确有点想要,呵呵!」我说:
「趁他们都睡了,我们偷偷……」玉梅考虑了一下,点点头答应了。

  我靠近玉梅的身子,亲吻的玉梅的小嘴,左手慢慢游移到她的背后,解掉了
胸罩的背扣,慢慢的脱下玉梅的胸罩,另一手轻轻的握着她的乳房,玉梅的胸部
不像直子那么大,但是似乎更软更合我的手掌大小。我接着亲吻着玉梅的玉颈,
彷佛这里是玉梅的感带,她不自主的发出愉悦的呢喃,而乳头也挺了起来。

  我的嘴轻巧地转移到玉梅的胸部上,用舌尖轻轻挑弄着已经挺起来的乳头,
弄得玉梅更是不小心发出呻吟的声音。我不断的吸吮着、轻咬着玉梅的乳头,并
用手指伸入玉梅的内裤中,试探她的妹妹如何了,我用手指夹弄着她的阴核,这
让玉梅的妹妹更湿了。

  我也脱去了我的内裤,跟玉梅说:「我要进去罗!」玉梅不发一语的点了点
头,我用我的龟头顶着玉梅的阴核,摩擦一下,然后轻轻的把大家伙放进她的洞
洞中,我更用两手抓着玉梅的小腿,把她的小腿举起来,呈现一个Y字型,这样
抽插更刺激,玉梅也失神地呻吟着:「啊……好深……好里面……」

  这样抽插了一百馀下后,我把大家伙顶到最里面,俯身问玉梅说:「要用哪
个姿势呀?」她说:「嗯……由背后搞我。」我把玉梅翻个身,两手放在她的腰
上,用大家伙自己瞄准,慢慢地再度刺进去,我也更用力的抽插着。我看着玉梅
颤抖的背部,洁白的背部浸湿着汗水,并还不时的呻吟着:「啊……唔……」

  我感觉得玉梅的兴奋,我又改个姿势,我坐着让玉梅背对着我坐在我身上,
我还可以揉弄着她的胸部,可惜这个姿势我们配合得不好,没多久玉梅嫌会痛而
作罢。

  我又改成玉梅要的姿势,从背后插入,又抽插了一百下左右,我把玉梅翻个
九十度,她侧躺着,我抱着她的大腿,就像两个Y字型一样,因为这个姿势可以
刺得很深,没多久玉梅就高潮了。

  我让玉梅正躺着,我将她的小腿放在我的肩上,用推车的姿势继续抽插了几
十下,也受不了龟头传来的电流,我也将我的精液通通射在玉梅的小腹上。

  我跟玉梅在鱼水之欢后,收拾着刚刚弄乱的地,没想到我们吵醒了直子,直
子见我们的窘态,一眼就明白我们刚刚干的好事,于是说玉梅是那种暗暗吃三碗
公的人,两个人就争论了起来,又把阿权也吵醒了。

  我则表示,是我先去挑逗玉梅的,直子才不再误会玉梅,但是直子反而说:
「是不是我比较丑,所以小不跟我做?」我说:「因为刚才你跟阿权……我不习
惯三人行。」直子接着说:「那现在可以交换吗?我觉得小的那里也很大,很想
试试耶!」我表示说:「刚刚才结束,别那样虐待我吧!」

  我们讨论了一下之后,决定明天再去日月潭玩一天,晚上再来疯狂一下,这
才让大家都满意的不再喧闹了。于是我跟玉梅稍微清洗了一下,我跟阿权就睡地,
玉梅跟直子睡床了。

  很快的一个晚上就过去了,我们于是吃了早餐,收拾行李后退了房,四个人
坐上阿权的NEON向日月潭出发了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